大众彩票Position

当前位置:大众彩票 > 公司简介 >

咨询电话:
OPPO系与它的海外门生

作者:  时间:2022-11-13 12:51  人气:64 ℃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银杏科技

尽管互联网当下不再是主流叙事,但这高速发展的二十多年,从来不缺创业玩家,尤其是从大厂出走踏上创业路途的人。

他们甚至形成了不同的江湖派系——阿里系、百度系、腾讯系、金山系、网易系、搜狐系等等。

比如滴滴程维、蘑菇街陈琪、唱吧陈华出自阿里,你甚至可以说小鹏汽车掌门人何小鹏也是从阿里走出来的人。再看分期乐的肖文杰、facue创始人郭列来源于腾讯,小米雷军与暴风影音冯鑫是金山系,而YY语音李学凌和陌陌的唐岩则是网易门生。

当然,不止他们,还有很多。这些人从大厂出来通过创业,曾经都在行业里带来过巨大影响,至今有些还战斗在一线。

但有一个群体很特别,他们创业之初重心通常都放在海外,在海外市场搞出了名堂,再杀回国内,搅动国内市场,解锁出创业的另一种姿势。

他们的名字并不陌生,包括极兔李杰、一加刘作虎、一加裴宇以及realme李炳忠,但他们还有一个更让人熟悉的共同名字——OPPO系。

而他们的创业轨迹,与OPPO的发展密不可分,或者说这些人的创业史,就是OPPO发展史的缩影。

基因

相较于89年生的年轻一代裴宇,刘作虎、李杰以及李炳忠是老OPPO人,他们甚至在段永平时代就已经入职。

段永平有四个著名的门徒,小天才创始人金志江、OPPO创始人陈明永、vivo创始人沈炜以及拼多多创始人黄峥。

李杰是第五个,他最大特点就是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皮子。

1994年从北科大毕业后就代理步步高,因为业绩好被段永平注意到,段永平将他收为“关门弟子”带在身边培养。

直到2008年陈明永带着OPPO转型做手机,李杰作为“最好的苗子”被推进OPPO,成为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。

直到今天,OPPO内部也没人会质疑李杰的销售能力。

加入OPPO后他所带领的团队常年位居销售贡献冠军宝座,即使是2011年OPPO因功能机过渡到智能机,晚了几步而陷入危机,他也是卖OPPO卖得最多的人。

陈明永在当年年会上表彰李杰时,眼眶都红了,当即就决定设立“李杰奖”,作为销售贡献突出的表彰。

技术出身的刘作虎进入步步高的时间比李杰晚,但去OPPO的时间比李杰早。

1999年段永平将步步高一分为三后,刘就被段永平分到OPPO的研发部门,负责DVD的研发生产,因为技术突出他从主力工程师做到开发主管,又升职成开发部部长的位置。

2006年OPPO所推出的蓝光机,就是他的成名之作。一上市就是王炸,国内外双双畅销,就连周鸿祎、丁磊、王小川,甚至《泰坦尼克号》男主莱昂纳多都是它的粉丝。

OPPO做手机以后,他又接手了OPPO手机营销系统,主导推出Find5、N1等机型的上市。对于OPPO而言,刘作虎的技术能力与营销能力不容置疑。

李炳忠与刘作虎一样,也是个技术派。千禧年毕业后就加入步步高,一度做到了步步高试听电子总经理的位置。

2010年DVD市场迅速走下坡路,李炳忠被派到OPPO手机部门,负责协调组织OPPO手机的整体研发工作。在OPPO,李炳忠的“老大哥”地位同样不可动摇。

而他们在OPPO侵染进骨子里的,无关其他,正是海外基因。成立之初,OPPO在段永平和陈明永心中的定位,就是国际品牌。

OPPO公司2004年成立,实际上2000年就已经开始设计了,他们知道,步步高这个牌子没办法走向全球,需要有一个新品牌走向海外。

为了设计这个新品的名字,他们请欧洲人设计,并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做语音发音测试,最后选定了OPPO:发音最合适,且没有任何不良语义。

所以做DVD的时候,OPPO蓝光机是以出口为主。2008年OPPO推出第一款手机,紧接着第二年就出海,并以泰国为起点开始了自己的海外征程。

创业

伴随OPPO对海外征伐,作为OPPO高管,他们参与其中。

OPPO蓝光机之所以能成为美国高端影音发烧友的追捧机型之一,并打败日本天龙与索尼,离不开刘作虎在海外对其的营销与经营。

李杰2013年赴往印尼为OPPO开拓市场,去的那一年OPPO在印尼的份额为0,一年后他就把份额做到了7%,到2015年OPPO就位居印尼手机市场第二,市场份额高达20%。

也正是在李杰去印尼的那一年,李炳忠成为OPPO海外业务负责人,其后5年时间在李炳忠带领下,OPPO从泰国、印度、缅甸、印尼等国家发展到覆盖中东、东南亚、非洲等30多个新市场,一举成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手机品牌,没有之一。

他甚至在2015年的时候亲自执掌印度团队,在印度发布了基于年轻人自拍需求的OPPO F系列,帮助OPPO拿下线下市场第二的荣誉。外界评价他为最了解海外市场和用户需求的中国手机企业高管。

OPPO为他们所带来的丰富海外经验与基因,被他们书写进自己的创业篇章。

最先出走的是刘作虎与裴宇,裴宇是刘作虎的部下,2013年底,刘作虎从OPPO出走,创业成立一加科技,同时带走了他在海外市场最得力的助手裴宇。

而那段北美的工作经历,造就了刘作虎创业时重视海外的市场战略。

一加科技创在国内,重心是在海外,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全球化品牌,刘作虎的计划是,创业公司资源有限,先打开主要的国外市场,再反过来打开竞争较为激烈的国内市场。

于是一加不仅在17个国家同时售卖,刘作虎还在新加坡、伦敦设置了办公室,两年时间就做到60%销量来源于海外,并迅速集赞起海外的知名度。

2016年美剧的一大巅峰《纸牌屋》中出现了一加身影,亚马逊印度CEO为了获得一加的独家代理权,不惜带着VP飞到香港与刘作虎会面。

几乎是同时间,李杰在OPPO印尼发布会上,宣布自己要卸下OPPO 印尼CEO的担子,离开OPPO做快递公司J&T Express。

而J&T Express还有个广为人知的名字,极兔速递。

自己的门徒创业,段永平自然是表示了的,真金白银地给了极兔投资,不过他后来说自己不喜欢物流的商业模式,也不建议别人投资,对于极兔,属于友情支持。

但李杰还是让段永平惊讶,极兔在海外跑得很快,两年时间就成为东南亚市场单量第二、印尼快递行业单日票量第一的公司。

2019年李杰决定杀回国内,当年就通过借壳龙邦快递拿到牌照,第二年3月就进军国内市场,不仅玩起了价格战的套路,还在去年斥资68亿元收购百世快递的国内快递业务,来势汹汹不说,引得韵达、圆通、申通等纷纷发布对极兔的“封杀令”。

李炳忠则是在2018年离开OPPO,做了realme。OPPO母公司广东欧加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给了他投资,他将根据地选在印度,用户群体定为年轻人,主要销售为线上模式,价钱在千元及以下。

拿下印度这个山头后,李炳忠马不停蹄地就进攻东南亚,几个月时间就拿下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越南、印尼等国家的电商平台。

依靠着价钱优势、轻资产运营模式以及海外的扩张,一年时间,realme就挤入全球手机销量第7的位置。

李杰带着极兔杀回国内的时候,李炳忠也和核心团队开了一场会,名字叫:中国再出发。

他也要杀回国内。

“棋子”

同为OPPO系,李杰、李炳忠、刘作虎都在强调自己的“独立”性,可实际上,他们在海外的崛起离不开OPPO的盘算与根基,更或者说,他们都曾是甚至到今天,都更像是OPPO谋划市场的“棋子”。

李杰在印尼为OPPO开疆拓土的时候,就感受到当地物流运输效率极低,想把手机快速并且送到消费者手上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而极兔前身J&T所创建的初衷,就是为了解决OPPO手机在印尼的物流运输问题,所以初期极兔最关键的一个任务,是负责OPPO手机在印尼全境的配送。

当然,也正是得益于OPPO在印尼的关系网,极兔才得以迅速发展,并走出印尼持续扩张。

即使是入局国内市场后,也一定程度上得到OPPO及同门师兄黄峥拼多多帮助,李杰在中国复制东南亚模式时,是把中国的OPPO经销商转化为极兔的国内的加盟商,而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早期极兔有90%以上的订单都来自拼多多。

一加、realme和OPPO则都隶属于欧加集团,集团实际控制人就是陈明永。

刘作虎成立一加后,有不少人认为,一加与OPPO是一家公司两张皮。2016年手机市场陷入供应链资源短缺的困境,一加当时一年出货量大约300万,据《财经》报道,一加X系列手机的尾货最后还是OPPO帮忙清理的,清理方式是OPPO推出了一款A30手机。

而realme很介意外界将它与OPPO关联起来,OPPO还在泰然大厦的时候,realme就已经搬走。

在李炳忠的公开言论中,也一直将realme的创立形容为自己后半生的最后一次机会。他说,失败了就早两年退休,成功了就晚两年退休,反正都要退休,抱着必死的心态去做就完事儿了。

但据媒体报道,realme创立之初李炳忠可以在原OPPO团队任意挑选员工,只要员工愿意,就可以加入realme,那句熟悉的“充电5分钟,通话2小时”系列TVC的主要操刀人徐起,就是当时加入的realme,且realme能在海外迅速崛起,也离不开OPPO工业设计能力、软件研发能力以及供应链整合能力的背书。

realme所独立出来的时间点更是“巧妙”。

2014年雷军带着小米进军印度,刘作虎带着一加也几乎同时宣布进入印度市场。但一加做的是中高端旗舰机,而小米当时使用的杀手锏是以性价比闻名的红米。

在中高端市场一加的确从三星及苹果手里吃到了肉,但问题是,中高端旗舰机当时在印度市场并不太受欢迎,即便是当初的华为能拿下的份额也仅有3%,苹果甚至还不及华为,份额只有1%。

OPPO或许是没料想到小米的增长,当时印度虽被称为全球最具潜力的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,可印度的人均收入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,人均收入直接决定消费水平,这也导致OPPO、一加、华为甚至苹果不得不面对印度市场的购买力不足。

于是到2017年的时候,小米就已经成为印度手机市场的销量之王,雷军一鼓作气地宣布要在印度建第三家智能手机工厂。

紧接着2018年李炳忠就带着realme到了印度,与小米的红米系列打擂台。这更像是一加拿不下低端市场,需要realme来填补那份空白。

刘作虎的回归,也同样有迹可循。

他带着一加回归是在2020年,当时OPPO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宣布刘作虎回归OPPO,并成为欧加控股高级副总裁及公司产品线总负责人。

而自2018年开始,OPPO在国内市场的销量就出现下滑,2019年国内市场销量从第二下滑至第五,颓势渐显。刘作虎与一加的回归,业内有不少人士都认为是双剑合并形成一股力量,一致对外。到本月,一加已经全面进驻OPPO线下渠道,实现全面融合。

裴宇的离去,也能说明一些问题。刘作虎回归的时候,裴宇就从一加离职,有人曾在网上爆料说,他就是因为不愿意与OPPO合并,或者说变成OPPO的子品牌才负气离职的。

他说了一句话: “20到30岁的时候,我一直在做别人的事情,但我知道30岁到40岁要做自己的事情。”他离开后创立了NOTHING品牌,在海外发布耳机,还在去年收购了收购了安迪·鲁宾的智能手机品牌Essential。

裴宇不愿当“棋子”,但他身上依然残留着oppo系创业派的惯性:先做海外。

今年7月份,他所创立的NOTHING品牌发发布了旗下第一款手机Nothing Phone1,主要发售市场在欧洲和印度,不包括中国。而在闲鱼,这款手机一度被炒至5000多元。

有人说,裴宇在走刘作虎走过的路。因为裴宇说过,现在是聚焦海外,中国市场,迟早是要回来的。

内患

但国内市场这口饭,不是那么容易吃的。

中国创业者到海外复制中国的经验能成功,是因为东南亚许多领域发展都比中国慢,它们走的是中国创业者们已经走过的路,而当海外创业者要将海外的成功复制到中国市场,显然已经过时了。

即使背靠OPPO系,极兔、realme、一加也都表现寥寥。

李杰曾立过flag说极兔要在2022年年中冲击上市,但如今已经快到年底,也不见其IPO动静。

如今极兔也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,一边极兔估值已经接近1300亿元,是除菜鸟网络外第二个估值过千亿的物流企业。

可另一边,年中时江苏极兔网点欠薪跑路的消息冲上热搜,引得低调的李杰现身不久后武汉举办的客户交流会,安抚客户情绪。

根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,今年Q1快递服务公众满意度排名中,极兔快递处于垫底位置。

realme的品牌力,也很难建立。

外界给它的定位是性价比,但李炳忠一直强调自己不做性价比手机,他甚至说,性价比永远不会成为relame的出发点。

可国内消费者甚至分不清realme与小米的redmi。前不久Counterpoint数据显示,今年Q3,realme市场份额仅有2.5%,相比去年同期骤降43.1%,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realme手机是投诉率较高的手机品牌之一。

而一加呢?回归OPPO前国内市场一直做不起色。2017年为了抢占资源与京东签署了三年的战略包销协议,彼时手机品类的销售在京东占比超过50%,可对于手机行业刘强东特别关注的三家是小米、锤子和乐视,并不把一加放在眼里。

回归后一加也动力不足,今年年初一加推出一加10 Pro,这款手机被视作刘作虎回归后潜心打造的得意之作,但却引得不少一加老粉的吐槽:三分配置,七分打磨,剩下九十分直接摆烂。

有人甚至问过刘作虎灵魂性一个问题:为什么一加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出过爆款产品?

除却国内市场的失意,无论如何,这些人的创业路经依然可取,他们在海外市场的成功值得肯定。

当中国市场变成红海,走在中国发展脚步后的东南亚等海外市场,的确是适合创业的处女地,他们在海外的崛起一定程度证明了可行性,只是在国内面对竞争激烈的环境,始终还是需要摸出一套可持续的打法。

不可能烧钱,在中国市场,烧钱为王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,如今烧钱也烧不出增长,也不能没有自己的护城河,竞争激烈,玩家众多。

没有亮点,就是最大的槽点,没有护城河,就是最大的弱点。或许只有紧紧抱住OPPO这棵大树,才好在国内市场立足。

大众彩票平台,大众彩票官网,大众彩票网址,大众彩票下载,大众彩票app,大众彩票开户,大众彩票投注,大众彩票购彩,大众彩票注册,大众彩票登录,大众彩票邀请码,大众彩票技巧,大众彩票手机版,大众彩票靠谱吗,大众彩票走势图,大众彩票开奖结果



Powered by 大众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